丹合書庫

人氣都市异能 迷案追兇-第十四章:目擊證人閲讀

Stephen William

迷案追兇
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
古水镇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,虽然行政上是一个镇级的单位,但实际居住人口也就只有五千人左右。而且这里的居民基本都是世居于此,老一辈人相互之间都比较熟悉。
想要在镇子里找到一个开门锁和通下水的人,并没有像在市区里那么困难。
经过多方调查,我们收集了十几个做杂活的工作人员信息,最后锁定了一个叫做龚元亮的中年男人。
结合当地公安局对于开锁职业的备案资料,我们对龚元亮这个人有了一个较为全面地了解。
Orz奥兹
龚元亮,今年四十岁,近几年才来到古水镇定居。
年轻的时候跟着装修公司做过装修工人,所以他不仅仅会开锁和通下水道,还掌握了木工、电工、焊工、瓦工、水暖工等专业技能,简直就是一个全能的多面手。
为人老实,专业技能过硬,在古水镇有着较高的知名度。据镇子上的人说,他在黑暗之中,开一把锁只需要不到十秒钟的时间。
“这个人还是一个人才啊。”
我看完龚元亮的资料后,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。
“但从专业能力上来说,他完全可以打开白楚月家的门锁,入室作案。”林子凡沉声说道。
“调查一下他,看看他和这起案件有没有什么关系,特别是调查一下他,和严思恩有没有什么关系。”我沉声说道。
重案组立刻对龚元亮展开了调查,调查计划不变,林子凡和薛杭依旧去调查死者白楚月和唐承基、严思恩夫妻的社会关系。
因为有公安局的开锁业备案记录,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他的家。
他的家虽然住在古水镇,但位置却在古水镇的远郊地区,无论是距离白楚月的家,还是距离严思恩的家都是非常远的。
我们到达龚元亮家的时候,看见路边停着一辆蓝色的小三轮车,三轮车是厢式的。车厢上挂着宣传牌,开锁、通下水、电工、瓦工等等,下面还留着联系电话。
THE RINGSIDE ANGELS
车子比较老旧,大片的蓝漆脱落,露出了里面黄色的漆地,应该像是某个快递公司送快递的车。
“查一下,看看这辆车属不属于盗抢车辆。”
出于一名刑警的本能,看见这种不合格的车子就犯了职业病。
对三轮车进行登记记录之后,我们敲响了龚元亮家的大门。
錦繡滿園
“谁啊?”房子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我们没有回答,依旧敲着门,直到大门打开,我们才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警察证件:“宁州市公安局刑警,你是龚元亮吧?”
“啊……我是啊。”龚元亮明显愣了一下,怔怔地看着我们,机械式地应答了一下。
“有件事情我们需要向你调查一下。”我说完,就做出一个要进入屋子的动作。
见我要进门,龚元亮先是犹豫了一下,下意识想要拦住我们。但他立刻就回过神来,身子慢慢后退一步。
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,目光在龚元亮的脸上打量了一下,龚元亮现在的神情很是紧张,不停地咽着唾沫。
这是一个单人居住的一居室,是龚元亮租的房子,房间里非常杂乱,充斥着烟味、酒味还有一股霉味。
屋子里一下多了三个人,甚至没有一个坐的地方。
龚元亮站在我们身后,怔怔地看着我们,表情很是尴尬。
“昨天晚上九点钟,你在哪里?”我看着他,随口问了一句。
龚元亮听到这个问题之后,瞬间就慌了,他尴尬地笑了笑,用来掩饰自己惊慌的内心。
“那个……昨晚我在家啊。”龚元亮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“哦?”我露出了一个有些诧异的微笑,沉声说道:“你确定在家吗?”
听到我这个带着质疑的声音,龚元亮立刻就改口了,重新说了一句:“哦,我有一段时间不在家,我出去跑跑活。”
“哦,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有人看见你昨晚骑着三轮车出去了呢。”我笑了笑,淡淡说了一句。
“是啊,哈哈。”龚元亮咧着嘴,尴尬地傻笑了几声,弱弱地附和着我们。
“昨天晚上下雨的时候,谁找你做活了?是什么活?”我话锋一转,又问道。
“啊这……”龚元亮瞬间愣住了,他怔怔地看着我,大脑飞速运转,急忙说了一句:“没有人找我做活,但每次遇到这种大风天,经常会遇到有人家大门锁死,有的人连手机都会被锁在家里,所以我就会骑着三轮车出去跑跑活,看看有没有人家需要开锁。”
我点了点头,他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他的表情实在是过于惊慌了,他的心理素质很差啊。
就在这时,江听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证物袋,将龚元亮枕头上的几根带着毛囊的头发装了进去。
看来脱发是全人类的敌人啊。
这一切动作,都被龚元亮看在了眼里,他靠在门框上,先是揉了揉头发,后是隔着衣服挠了挠手臂。
“白楚月你认识吗?”我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,忽然问了一句。
“啊?”龚元亮先是发出了一声疑惑,而后摇了摇头否认了一句:“不认识。”
黎梦微微皱起眉头,接过话来问了一句:“严思恩你认识吗?”
来推我吧,日菜子小姐!
“认识,我给她家通过下水道。”龚元亮定了定神,直接承认了。
“那你认识刘浩鹏吗?”黎梦随口编了一个名字,准备测试一下龚元亮的反应。
龚元亮摇了摇头,语气非常坚定地回答了一句:“不认识。”
“嗯。”黎梦看着他,轻声应答了一句。
“昨天晚上古水镇发生了凶杀案,你听说了吧?”我站在房间里,目光四处打量,语气非常平缓地问道。
“听说了,听说了。”龚元亮用力咽了一口唾沫,淡淡说道。
“你昨天晚上出去跑活的时候,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?”我将目光收回,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这一次,龚元亮一改之前尴尬且支支吾吾的态度,语气也变得异常坚定:“我看见了一辆白色轿车!”
“白色轿车?”我沉声问了一句。
“是的,白色轿车,还溅了我一身水呢!”龚元亮抱怨了一句。


Copyright © 2022 丹合書庫